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陕西论坛

  • 400-800-1234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8|回复: 0

老家的乡村里,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旧时光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文:佚名

图:来自网络

我从农村来到城市,已经三十年。三十年光阴如梭,多少亲近的人走了,老院子早已不在,新院子也已荒芜!

还记得第一次吃锅饼时,面真白啊,我刚上五年级。双手托着一张大锅饼去学校上学,因为锅饼上堆着一锅饼的菜。日子很穷,可是易于满足。

每到吃饭,都去奶奶家的菜碗里撅菜,她炒的菜放油多,香呀。几乎所有与小时候有关的记忆都与吃有关。我还扒过奶奶的门坎子,她去姑姑家时,常常把好吃的埋进麦缸里,没钥匙,我把她门坎子卸下来,爬进去,偷吃完再爬出来。

虽然舅舅不疼,奶奶不爱,我仍然还算是个孝顺孩子。上了初中后,每周六回家,我都给奶奶背柴火,压水。当然我不在家的日子是大娘与我母亲背柴火。

乡村生活是我们这一代的根基,是我们思想与记忆的源泉,我们下一代的这份记忆缺失,对我来说是一份很大的遗憾。

柴火都垛在场院里,因为在村外,而厨房太小,堆积太多柴火也不安全,所以基本上每天都要背柴火。

我其实最讨厌背柴火,陈年的柴垛被经年的雨水浸蚀的死沉死沉的,要一把一把地往外拽,绕着圈拽,老拽一个地方,一是拽不动,二是容易歪垛。因此,每一家的柴垛都象一顶圆的草房子。柴垛密集地垛在场院里,背柴火几乎是一个孩子应分担的家务。

我们家里没有劳动力,姐姐们出嫁的出嫁,上学的上学,大爷与父亲教学,两家人,二十亩地,父亲身不好,每到农忙就会大病一场,那时大娘大爷也已接近六十岁。真是老弱病残。

二大娘家的女儿们也皆已出嫁,最小的儿子与我同岁,也没有能干活的。我们三家合养了一头牛。二大爷负责伺养,就养在二大爷家的厨房里,没了厨房可用,二大娘就在院子里露天支了个锅灶做饭。

每到农忙,那头牛就成了我们家的主要劳力,套上辕子,拉玉米秸,耙地。我家两位教书先生都不大会使唤牲口。一年秋收,我从学校里请假回家割麦,一路上心里慌慌的,总预感家里出了事。果不其然,刚走到村头大柳树下,就看到大爷拉的豆子翻沟去了,那头牛踩了大爷的脚,它还若无其事在沟里踱来踱去!

我父亲每次牵着牛耙地,都哟呵的震天响“嚯嚯嚯”,可是牛不听它的指挥,他只好甩起手里的鞭子。“啪”一下抽在牛屁股上,牛抽疼,猛一跳,把父亲闪了一下,父亲大骂:熊牛,真欺量人的性。

父亲牌气本来就不好,哟呵的更响,鞭声不绝,骂声落一地。那头牛可没少受了父亲的打骂。可它也没好好帮我们。养了二年。等到哥哥上班,厂子里雇了民工来为家里收秋,家里人一合计,就把它卖掉了。那是头懒牛,不肯出力。二大娘家的厨房又成厨房了。

二大娘家的院子里有一棵老高的白杨树,小时候我们比赛看谁爬得高,老五爷爷从东北回来的孙子爬得最快也最高,他是个罗圈腿,我们都喊他小罗圈。他爬树就像小猴子一样,噌噌的。后来他又回东北了。听大爷说,前几年他去世了,四十岁多点。我幼年的小伙伴。

二大娘的西屋放着织草垫子的机子,冬天的时侯我们都聚在西屋里搓草绳,打包。那是最贫乏的日子,也是最单纯的年纪。

还记得我们跟着三堂姐翻二大娘的柜子,把她出嫁时的裙子,裙子上的流苏,都剪成条条,一人分得两条,扎辨子。二大娘是地主家的千金,据说出嫁的时侯穿着绫罗绸缎。

可惜都让我们偷偷败坏了。

二大娘是个好脾气的人。我家的老大娘里,我最喜欢迂迂可可又善良的二大娘。

如今二大娘也去了六七年了,她家的老院子早已荡然无存,新院子里长满了荒草,每次回老家,扒着铁门望里面,心里都酸楚的无以言表。

大娘也走了快两年了。多少个夜晚,梦到老家,父亲,奶奶,大娘,二大娘……都有着无法释怀的痛楚与思念。

那些留在老家的记忆还新鲜一如昨天,只是这些都是再也回不去的旧时光。

我曾经读过林清玄的一篇文章,回忆他的少年时光,总令我想起小时候在豆地里逮虫子,拽豆丝子的事情。而这些离我们的孩子实在实在是太遥远了。

真该放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们,去农村生活几年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