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陕西论坛

  • 400-800-1234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19|回复: 0

龙族5

[复制链接]

5

主题

5

帖子

2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1
发表于 2019-6-20 14:4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他很想跟那家伙聊聊,可惜做不到,作为校董会的成员之一,恺撒原本持有一张级别很高的黑卡,有权踏入这间学院的几乎任何房间,但黑卡“暂时地”被收走了,原因可想而知。所以阿巴斯拿到了通行证就来找他了。


阿巴斯总是这样,他来帮你的时候,总是云淡风轻,不会让你感觉像是得了他的恩惠。


路明非缓缓地睁开眼睛,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的景象,剧烈的痛感就袭来,疼得他止不住地哆嗦。


莫非真的是完成交易之后就死了?醒来的时候自己挂在地狱的刀山上?


他竭力睁开眼睛——眼皮都疼得不行——看清了所在的环境,他躺在一张非常考究的床上,身下是柔软舒适的埃及长绒棉床单,这间屋子也非常考究,家具和墙上挂的名画都摆明了在讲述一件事……


卧室的主人有钱,很有钱,非常有钱,而且也很乐于告诉大家他有钱。


象牙色的窗纱起伏,透进路灯的微光,这说明外面是夜晚。


这是过了多久?自己又是在什么地方?


最后的记忆是在那间医院的走廊里,奥丁对着诺诺投出了昆古尼尔,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了盾牌,然后他召唤了小恶魔,恐怖的杀戮意志从天而降,他在诺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面目。再然后都是些片段了,戴着面具挥舞铁剑的神明……飞射的鲜血、闪电和火焰……哭泣的女孩的脸……那是诺诺。


路明非挣扎着坐了起来,伤口裂开,痛得他差点再度晕了过去。


有人从旁边一跃而起,一把扶住路明非,惊喜地说,“你醒啦!”


这台词听着耳熟,感觉下一句就是,“同志们都担心死了!”


那是个目光灵动的小胖子,穿着酒红色天鹅绒的睡衣,分头油光水滑,身上一股酒味儿。


路明非想起来了,那是邵公子,他在精神病院的时候邵公子来探望过。当时邵公子带着小兄弟们风风火火,自我介绍是诺诺在幼儿园时期的男朋友,跟路明非促膝长谈,绕着弯子问关于恺撒的事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邵公子的心思。


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路明非问。


“那还用问?当然是师姐送你来的啊!”


“师姐还好么?她在哪里?”


“她没事,你放心!她有点事出去了,托我照顾你!”邵公子拍着胸脯,“你就安心养伤,我这里那是绝对安全的。”


路明非想要说话,张口就猛烈地咳嗽起来,感觉不仅外面有伤口,身体里面也全是伤口,滋滋冒血的那种。


邵公子拿出一根针剂,“氯胺酮,止痛用的,你现要多休息。”


注射器扎在路明非的上臂,针剂缓缓推入,疼痛渐渐减轻,倦意如温暖的海潮袭来。


邵一峰扶着路明非躺下,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拉菲。


对于邵一峰而言,过去的24个小时绝对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……


24个小时前,邵一峰从梦中醒来,枕边丢着雪莱的诗集。


看闹钟是凌晨四点,按照邵一峰以前的生物钟,这时间绝对醒不过来。


他以前每晚都跟各路小明星混夜店,喝到他爹站在他面前他都会给小费的那种程度,回家就倒头大睡,直到中午,就算在他床头引爆一颗地雷他都醒不过来。


但最近不一样了,诺诺回来了,诺诺一回来邵公子就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早睡早起,睡前还要读诗。


男人在喜欢的女孩面前总会有奇怪的表演欲,老实孩子想演浪子,浪子想演浪子回头,而且通常演不好。这是个历史规律,但是后人总是不总结教训,依然前赴后继的表演着。


邵一峰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,梦中他和诺诺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《泰坦尼克》,最后船沉了,就剩一块木板,木板上就能趴一个人。他泡在冰冷的海水里,给诺诺挂上一个老大的蓝钻坠子,含笑说我的梦想是一生都陪着你,跟你生几个好看的孩子,恐怕不能实现了。然后他就松开手,沉入了冰冷的大海。


按说梦里梦到自己挂掉并非什么好兆头,可醒来之后邵公子惆怅之余还有点美滋滋,感觉自己就是情圣转世。


醒来后细细品味,邵公子想起蓝钻是曾在Tiffany店里看过的那颗,挂在诺诺脖子上非常妥当,琢磨着应该买下来当作诺诺明年的生日礼物。


邵一峰一边发微信跟那个相熟的Tiffany销售总监询价,一边踱步下楼,想去给自己弄杯牛奶喝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