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“廉洁在我身边”征文】他们知道我

首页 > 宝鸡新闻 > 宝鸡清风
来源:宝鸡清风 发布日期:2019-07-04 19:43 浏览:23次
点击“宝鸡清风” 可以订阅

他们知道我

作者:张新宇

  一进门我就喊:“姐,这是妈打的搅团,让我给你带过来。”姐接过我手里盛搅团的盘子,冲着姐夫喊道:“你看,我妈就经常惦记我,你有问过我、惦记过我吗?贫困户给你捎点樱桃,你就激动得不得了,你干脆和贫困户过日子去算啦!”姐把盘子重重地放在桌上,哭了起来。我一时摸不着头脑:“这是怎么啦?” 

  姐夫放下碗说:“小雨啊,刚好你来了,那个在你们学校上学的翟阳阳,就是你上次给捎过棉衣的那个娃,你周一把这二百元捎给她。”我刚接过钱,我姐又喊了起来:“哦,就那四五斤樱桃就值200元,你廉洁得很,你钱多得很!你扶贫一年多,连累得我也成了我们医院卖鸡蛋的啦!你这么卖命干工作,谁知道你?谁记你好?”姐夫争辩道:“那些慢慢富裕起来的坪头人知道我,记我好!”姐眼睛瞪大了,把碗使劲往地上一摔:“这个日子,过不成了,离婚!” 

  我赶紧把姐夫推出门,帮忙收拾地上摔碎的碗片。姐的哭声更大了,餐桌上放着一大袋樱桃,红艳艳的,但是在我姐的号啕大哭声中,却刺得我眼睛发酸。   姐夫去年五月就开始在西山扶贫,这一年里,姐一个人在家里,既要照顾上学的孩子,还要上班,很辛苦。姐夫在坪头镇扶贫,包扶村有人生病来陈仓医院治疗,姐就更忙了。姐夫一个电话,姐就得放下手上的工作,带他们或做检查,或帮忙给办理住院手续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里亲戚来了。   去年,一个村民在陈仓医院做手术住院十几天,出院后给姐夫塞了一大捆手工挂面,姐夫实在推辞不过,买了一件棉衣让我捎给那家在我们学校上学的女儿。姐姐捂脸叹气:“那捆挂面太金贵了,值好几百块钱啊。”并再三劝说姐夫,以后不许再这样了。但姐夫却乐此不疲,他在亲友群、同事群、同学群里给坪头的鸡蛋、核桃、挂面做广告,大家不好拂他面子,于是都买上一些。姐夫周末回家时,车子的后备厢里装的全是卖给同学和朋友的西山农产品。   姐的哭声渐渐弱了下去,接过我手里的毛巾,擦擦眼睛,叹口气道:“其实你姐夫也挺不容易,在西山这一年多,吃饭不准点,胃病又犯了,去年夏收时帮贫困户割麦,一镰划在了脚面上,那么深的伤口后来又感染,瘸了一月多;每次回来给西山那边销售鸡蛋、核桃,都是夸下了海口,把工资都给人家交了货款,家中的冰箱里现在还有他没卖完的鸡蛋。”姐又开始抹起了眼泪,“知道的,说你姐夫是个认真的人,把国家的事情不顾一切地干;不知道的,还说我们受人家西山人贿赂,整天有吃不完的西山土鸡蛋……” 

  我拿起姐夫厚厚的“扶贫日志”翻了翻,郑重地放下:“姐啊,你不要再哭啦,我姐夫是个好人,我们知道,他们单位人知道,西山人知道,富裕起来的坪头人知道。你应该感到高兴啊!”   姐没有接我的话茬,起身洗把脸,开始给姐夫收拾周一上班要带的东西:香砂养胃丸、蚊香、藿香正气水、洗好晾干的运动鞋……看着平静下来的姐,我再看那袋樱桃,那红艳艳的颜色像极了太阳的光芒,那种红色让我的心里有一种感动和自豪在流淌。

(信息来源:宝鸡日报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