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灿荣:中国有”一大两小“三张贸易战王牌

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时事军事
来源:时事军事 发布日期:2019-05-16 00:39 浏览:32次

记者:你怎么看中美之间经历几次反复、最近似乎又要重燃“战火”的贸易战?

金灿荣:贸易问题上中国其实不怕美国。我和几位学者推演过,贸易战最好不打,因为两败俱伤;但如果真打,中国会赢,这是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,特朗普自己可能都没想到。

记:这个判断是怎么得出来的?

金:特朗普,估计美国精英也一样,都认为在贸易问题上,基本事实对美国有利。

去年中美之间有5,300亿美元的货物贸易,按照他们的说法,美国只卖给中国1,500亿美元的货物,所以他们觉得亏大了,总是说中国多赚了美国3,760多亿美元,所以觉得打贸易战中国损失会更大。 

但事实情况不是这样的,他们自己把自己欺骗了。

实际情况是,美国确实直接卖给中国1,500亿美元的货物,但是通过台、港、澳等地区,美国以转口贸易的形式间接卖给中国的还有1,000亿美元的货物,这部分特朗普没有算进去;而中国通过台、港、澳等地区卖给美国的货物他算进去了,采取的是双重标准,理由还很正式——“原产地原则”。 

只不过原产地在中国的商品他都算进去了,包括经过台、港、澳等地区卖出去的商品,他把这些地方只看成中转站;而原产地在美国的商品,他就把台、港、澳等地区看成赚差价的“中间商”,再卖给谁他就不管了。 

所以这个统计账,从一开始美国就少给自己算了1,000亿美元。

去年中美的商品贸易,中国卖给美国5,300亿美元的商品这确实没错,但美国卖给中国其实是2,500亿美元的商品。

 然后贸易不光是商品贸易,还有服务贸易。中美去年的服务贸易总额是1,182亿美元。但在服务贸易中,美国是547亿美元的顺差。

什么概念?通过服务贸易,美国去年赚的钱基本上接近900亿美元,所以商品贸易那边2,500亿美元,服务贸易这边900亿美元,事实上,美国去年通过贸易在中国赚的钱有3,400亿美元。 

中国这边对美服务贸易出口约有300亿美元,商品贸易5,300亿美元,加起来是5,600亿美元。

所以,中美贸易逆差真正的差距应该是5,600亿和3,400亿的差值,即2,200亿美元,并不是特朗普讲的3,760亿美元。 

中国不否认这个逆差,但还有一个问题,中国对美出口的商品多属于加工贸易,商品很多是外国公司的,外国公司当中一多半是美国公司,像iPhone就是在深圳和郑州两个基地生产,生产完成后返销美国,这都算是中国出口,实际上生产加工iPhone只能让中国企业赚一点点钱,但都算在中国名下。 

所以结论就是双方的贸易利益是一样的,这个账是杀敌一千,自损一千,不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然后特朗普先是吓唬中国要征500亿美元(商品的)税,征1,000亿美元(商品的)税,之后就开始制裁中兴了,制裁中兴相当于是战场上的警告性打击,就是告诉你,你有弱点,我要全面出击你就要完蛋了,希望你知难而退。

打击中兴就是美国向中国发出警告,除了征税这样的传统贸易战,美国还有个崭新的领域,用高端芯片卡中国的脖子。 

但是我估计特朗普后来算清楚了,也不敢打了。为什么?美国的高端芯片确实是全世界最棒,中端芯片有韩国三星和台湾企业,高端是荷兰和日本有一点,美国的高端芯片占了90%。 

问题是这个高端芯片成本很高的,所以必须高价卖出去。美国芯片公司卖给中国的芯片,起步价的净利润是90%,有经济知识的都知道,净利润90%,毛利润就要奔着200%去了。

只有卖出很高的价钱,芯片制造商才能保持研发上的高投入,形成循环。 而维持这个循环的主要是中国市场。

以高通为例,去年它的芯片市场70%在中国。

芯片是一种没法直接卖给消费者的商品,只能卖给电子设备生产厂家,美国芯片的厂家全在东亚与东南亚,而且主要在中国。

2017年全世界芯片市场总产值是4,400亿美元,中国就占了2,600亿美元。

其中美国的高端芯片70%都售往中国市场,中东地区的国家使用不了那么多芯片,指望非洲、中亚、南亚、南太平洋、拉美都不现实,欧洲有自己的高端芯片,日本有自己的,所以美国高端芯片的市场全在东亚,

而东亚当中韩国、台湾、越南,再算上新加坡、印度,加起来只占到30%,70%都在中国。 

所以如果特朗普真的彻底不把高端芯片卖给中国,美国芯片厂家会大批倒闭。

芯片制造商投入很多,然后70%的市场放弃了,你说是不是要倒闭?

而且倒闭会发生两次,因为高端芯片制造商倒闭一定会连带华尔街,美国股市是很虚高的,这个虚高主要是靠高科技股吹起来的,传统股吹不起来。

所以美国的高端芯片一旦完蛋,华尔街也要完蛋。 

缺乏高端芯片其实对中国没什么影响,无非就是产业升级慢一点,一些特别高精尖的项目暂时搞不了——其实通过各种渠道还是能有一些高端芯片流入中国国内,所以关键项目也是不受影响的,一般项目会影响一点,那就先用中端的凑合。 

然后中国正好借这个机会发展高端。

中兴事件出现以后,中国官方的内部精神就是用“两弹一星”精神五年解决问题。

哪怕就是说五年这个过程慢了点,但五年后肯定可以解决,这是挺好的结局;而美国,一批高科技企业倒台,连带华尔街崩盘,他损失更大,所以这招美国根本不会用的。

然后美国就没招了。 

但中国还有三张牌可以跟美国打,两张“小王”,一张“大王”。 “小王”是什么?第一张是彻底禁止对美国出口稀土。

所有芯片都需要有色金属,有色金属的原料是稀土,中国的稀土产量占世界95%,是垄断性的,而且中国稀土工业质量很好,其他国家也有稀土,但是开采工业不如中国,产量低、质量差、环境污染比中国还严重,所以就被中国挤垮了。 

中国如果彻底禁止稀土(向美国)出口,美国很多东西造都造不出来,会迫使美国开采自己的稀土,但这不是马上就见效的,需求量太大了,开采量满足需求要好几年时间,中间有个空档期。

等美国的稀土供应全面恢复,中国的高端芯片也搞完了,都可以向外出口了。 

美国国债是另一张“小王”牌。

中国持有2万亿美国国债,得个机会在美国国债上做文章就不得了,比如像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,美国国债3个月卖不动,中国政府逆风而上,稳定了信心,美国活过来了。

那时候中国要是落井下石,美国就惨了。

 “大王”牌是什么?“大王”牌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市场。 

美国在华公司进来得早,刚刚改革开放就进来了,除了赚钱还占了很多市场,去年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赚的钱是3,800多亿美元,比美国对华贸易赚得还多,而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就赚200多亿美元,差得很远。

 如果中国提出市场均等,我没有在你那儿卖那么多,你也别在我这卖那么多了,比如说通用别克(编者注:美国汽车品牌),去年在中国的销售额420亿美元,在美国本土才390亿美元,(中国市场的销售额)超过本土了。

如果一旦限制通用在中国的市场——那是它的最大市场,通用的股票就跌惨了。 

再比如,苹果公司去年在中国销售额为460亿美元,世界第二,仅次于美国本土,让苹果的市值成为全球第一。

但中国完全可以下手把苹果的市场彻底打掉,比如说现在其他国家的手机在美国卖必须装GPS,那中国就要求苹果手机装北斗,不装不让你卖,很简单。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